2017 Something In Memory 静物

Installasjon

装置 综合材料

 

Ting i hukommelse

静物 消逝在记忆之中

2017

 

综合材料: 绢 旧织物 包装纸 橡胶

Portrett og ting i hukommelse

 

 

 

Materialer: Kinesisk silke-juan, gummihansker, bomullspapir og tekstilrester

 

Installasjonen omfatter en serie av verk som handler om både portrett og ting i hukommelsen min. Jeg bruker en type kinesisk silke-juan til å dekke rammene helt, slik at det vises en slags disig, visuell effekt, der det ser ut til at bildet forsvinner...

 

Verkene monteres på lystransmitterende plater som gir lys fra baksiden av installasjonen.

 

Lyset skifter i retning slik at verkene blir som en skjerm med forskjellige visuelle effekter som viser forholdet

 

mellom strømmen av tid, hukommelse og liv.

 

 

 

 

04.2017

 

 

 

错视,或者它更接近记忆

创作手记2

 

 

面目粗粝甚至并不能让人正常审视的这些半成品形象,在某次无意中把绢蒙向自己的脸,又把绢蒙在手边的一些物品上时获得启发。某种被半透明物质遮掩后的朦胧和变形,使这具面孔处在缓和起伏的阴影中,五官没有了具体的细节,我不像了我,但又显露出某种严肃孤僻的神情,那反而突然更加像我了!

这是某种错视。

半透明包围住物像,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内部的物像由于需要被反复辨认而成为聚焦的中心,由于光线作用,它们变得更为立体或半立体,具有了雕塑的效果。所有虚实、深浅与远近的关系和视觉体验出现了起伏,我乐意出现这样的起伏,不明确,不像是个游戏,倒像是某种小小的考验。这些形象始终不清晰,没有明确的轮廓线和细节,有些甚至是模糊的一团。观看的角度也无法如同面对雕塑那样可以来自四面八方,它被局限在面对面的范围,只是靠调整远近和不断地焦距----如果观看者好奇和有确认的需要。

这些形象与符合正常的观看----即看清楚,一目了然的常识----基本不相干。

拍照更是无法捕获具体形象,只能用眼睛甚至就是用心去看。这是不符合常态的观看。我希望使人在花一些时间用眼睛辨认与寻找时,恰好是对印象和记忆逐渐“看清”之际。

目前绢这种材料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这个视觉媒介物。半透明,轻便及韧度强的特点。最重要的是,绢很自然,没有化工和科技感,有温度。它具有恒定感。

做这些东西有意思吗?是的,有意思。对我来说,也有意义。

这些错视之后的人的面孔或物像,或某个场景,反而更接近我对许多遇见过的人,事物或一些场景的基本印象和基本记忆。我更坚信真实是在透过这层中间物观看的过程中才得以呈现的。视线被阻隔,但仍然可以继续探寻。接近真实的乐趣正是因为它们不容易被很快看清,它们被阻隔和遮蔽,变得路途遥遥。一目了然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朦胧并不使这些物像变得更美或者更丑,它只是削弱和忽略不重要的细节,舍弃不必要的装饰,最后只显示最基本的形象,一个影子,或者记忆中的某些暗部,这更接近我对记忆或者灵魂的认识。这也符合我对记忆中消逝的人或事物的理解。

我们眼睛看得清晰分明的物,与我们内心留住的那个物,哪一个更加真实呢?

 

2017.5.11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